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与中国产业升级同频共振!法巴中国掌门人赖长庚:后疫情时代外资行在华将强者恒强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有限公司CEO兼行长赖长庚

“中国开始变为一个全世界最大新兴产业‘独角兽’的市场,外资行正认识到了这个,直面在客户取向、行业取向上的新挑战,这是最重要的底层变化。”

近日,在上海陆家嘴,法国巴黎银行(下称“法巴银行”)(中国)有限公司CEO兼行长赖长庚接受了证券时报·券商中国记者采访,分享了后疫情时代的外资行发展新变化和新机遇。

在赖长庚看来,当前外资银行更加认可中国的投资计划与中国业务发展的重要性;但相比十年前,加码中国的业务逻辑的变化正在发生:投资中国,要扎下去有本土思维,能适应中国产业升级,与之同频共振。

金融对外开放不断带来新机会,赖长庚认为,大湾区地缘优势银行正逢其时。

近期,法巴银行进军证券业,拟申请合资券商,已获证监会接收材料。

国内已目前有9家外资控股券商,去年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正式取消后,各家外资行纷纷通过增持、收购、新设等方式,进一步巩固在中国的业务布局。

对于“全牌照”布局,赖长庚直言,“希望(在中国)所有可以做的业务都能有一个触角”。 赖长庚认为,后疫情时代,将是经营优秀、业务稳健的外资行强者恒强的格局。

适应中国产业升级,外资行底层变化正发生

券商中国记者:去年疫情影响之下,外资行在华展业、经营情况各有特色,您会用哪些关键词分享一下法巴银行的2020年? 

赖长庚:整体来讲,去年是比较平稳的一年。去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行业整体上也存有一些恐慌的情绪,客户大部分会遇到一些情况,我们也及时采取了应对措施。

整体来看去年我们没有新增不良资产,业绩表现持续平稳。

值得注意的变化是,去年疫情之下,中国经济很快复苏,外资银行总行更加认可中国的投资计划与中国业务发展的重要性。法巴银行也不例外,中国是我们要发展的一个重心,将来布局的最重要国家之一。

无论是欧资银行还是美资银行,在疫情之后,大家都认可一点——必须加大在中国的投资布局。

另外一个比较大的亮点是,我们银行对公业务进行了一些结构性调整,以适应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

一般来讲,外资银行以前在中国国内经营,(比如信贷投放)大概率着重比较传统性的产业,因其产业成熟,银行的信用评估可标准化,风险可控。

但去年开始有了一个很大的改变,随着中国“十四五”规划出台,我们银行也实施了一系列计划,在满足所有客户需求之外,也吸引了更多的新兴产业客户。比如加大了对电商、新零售,智慧医疗、半导体、新能源电动汽车等可持续新经济产业的关注和投入。

券商中国记者:这是一个大的转变,我们能适应这个调整吗?

赖长庚:这个整体的变化,对外资行来讲也是一种挑战。不妨看作是一家外资银行发展 “瓶颈”的突围,大家或多或少在寻求调整。

外资行有它自己的经营特色,比如澳资银行,它在大宗商品交易上很擅长;美资银行对新经济产业的快速发展比较熟悉。

银行(信贷投放)面向不同的产业,那么很直接的,对银行的信审、合规、风控能力模型等都是一大挑战,你要改变自己的思维定势。

在过去数年,中国的数字经济、新经济产业发展如火如荼,一些新经济公司从“独角兽”、到上市,再到成长为千亿市值大公司,也就几年的时间。变化非常快,这就要求外资行能够适应,能够有成熟的应对新产业的经验。

券商中国记者:母行会给哪些资源上的支持和赋能?

赖长庚:当然会有。但我们也要意识到国内外的金融生态还是有些差异。在中国做生意,要扎根下去,不能完全难依靠外部力量,而是更要有本土化的思维模式、处理经验。

中国在过去这些年的变化太大了。像疫情之后,大家都意识到,要加码中国投资。但是也应该看到,中国经济、中国产业经济结构,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外资行必须重新接受不同的行业客户,尤其是一些新产业,可能会在接下来的5年到10年里,成为中国的主流产业之一。

中国开始变为一个全世界最大新兴产业“独角兽”的市场,外资行正认识到了这个,直面来自新行业、新客户群带来的挑战,这是最重要的底层变化。

大湾区地缘优势银行正逢其时

券商中国记者:金融对外开放稳步推进,大湾区的金融创新多点开花,最近跨境理财通试点也来了。外资机构怎么看这些新机会?

赖长庚:跨境理财通的推出有利于满足大湾区居民跨境投资的多样性及便利性,有利于拓展境内外的资本流动渠道,推进三地金融合作及经济协同发展。

但是要参与大湾区的金融业务,毫无疑问需要深耕。它需要机构做好研判、下定决心,扎根做下去,协同作战。一些在粤港澳大湾区有着良好的基础、成熟布局的银行,因为有地缘优势,也是具备比较优势的,正迎来非常好的机会。

券商中国记者:一些外资行在积极布局,加码财富管理业务。

赖长庚:银行数字化、线上化的发展,比如fin-tech的成熟,给了外资行不依托线下网点来布局财富管理的一次机会。

大湾区的金融资源协同,也让一些银行此时的布局正逢其时。

内地市场广袤,但要依靠数量多、分散的网点去开拓。相比之下,大湾区首先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更重要的是背后依托有富庶的环珠三角经济地带,广东有1亿多人口,又毗邻香港、澳门,有着很好的集聚效应。

券商中国记者:您怎么看金融开放举措对外资行的意义?

赖长庚:相信大家也都这么认为,跨境理财通试点,有助于人民币走向国际化。跨境理财通里的“南向通”、“北向通”,说明人民币跨境使用比以前更加便利。

中国也正变成第三世界国家的最大贸易合作伙伴,人民币的国际结算变得越来越重要。中国外汇市场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人民币的独立性正在逐步体现。

而对于在华展业的外资银行来说,我们首先乐于看到本土市场越来越强、有更多新机会;其次,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能够保持币值的稳定性,甚至慢慢变成储备货币,那么外资在中国的投资规模就会越来越大、投资意愿就会越来越强。

后疫情时代外资行强者恒强

券商中国记者:近期,咱们行在合资券商牌照申请上有一些新进展,您怎么看外资行的“全牌照”布局?

赖长庚:我们现在还不能透露更多。法国巴黎银行在中国本来就是寻求变成一个全牌照金融机构,全牌照是说我们在中国能不能做所有的事,所有可以做的业务都能有一个触角。

当然这之中一些重要的牌照,出于更好的业务风险管控需要,我们一定会谋求全资所有。而一些消费金融业务、汽车金融租赁等,我们可以只作为一个投资者,不当主控者。

券商中国记者:外部形势的一些变化,会影响我们在国内的布局吗?

赖长庚:我们会加深在国内的布局,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市场,它具备独特性、单一性,和它一起发展壮大,银行的效益成本比会一同提高。

尽管全球疫情反复,中国当前的外向型经济还很健康,最近披露的社融数据也给了今年下半年经济复苏发展的货币政策空间。

外资在中国的整体投资额会增加,净流入会很大。但不接地气的话根本就做不起来。在遵从母行的前提下,我们也要做一个快乐的投资者。

券商中国记者:后疫情时代下,全球经济形势的变化,会怎样作用于外资行?

赖长庚:我们并不担心国内的展业。国内的市场非常健康,海外资金的流入、流出也维持平稳。从全球经济体来说,疫情反复之下,越小的经济体受影响越大,而越大的经济体受的影响越小。所以说,假如疫情再持续,一些大的经济体优势也很明显,规模体量不同的外资行也一样。

与之类似,疫情去年对外资银行造成最大的影响两极分化,经营优秀、业务稳健的外资行,呈现的格局就是强者恒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必威体育app_官网 » 与中国产业升级同频共振!法巴中国掌门人赖长庚:后疫情时代外资行在华将强者恒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