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卖掉青啤、改喝烈性酒 复星系45.3亿抢得沱牌集团70%股权

卖掉青啤,改喝烈性酒!刚刚,复星系45.3亿抢得沱牌集团70%股权,7个月前控股金徽酒……

每一个人应该都有自己独爱的“快乐肥宅水”,对于复星系来说,酒或许正是它的“爱”所在。

2020年的最后一天,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沱牌集团)控股权归属终于有了结果,天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洋控股)出局,复星系旗下豫园股份(600655)即将入主!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悉,豫园股份以45.3亿元的价格,竞得沱牌集团70%股权,进而将成为ST舍得(600702)间接控股股东。需要指出的是,复星系似乎已经喝腻了啤酒,不断地减持套现青岛啤酒转向白酒产品;7个月前,豫园股份已斥资逾18亿元取得金徽酒(603919)控股权。

持股ST舍得对应市值约66亿 

12月16日,遂宁市聚鑫拍卖有限公司受蓬溪县人民法院委托,定于12月31日上午10时在遂宁市公共资源交易服务中心蓬溪县分中心(蓬溪县赤城镇明月街163号蓬溪县政务服务中心五楼),对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集团70%的股权进行公开拍卖。

当日,相关拍卖公告已经在《四川法治报》刊登,并列出了竞买人需要满足的两项条件:1、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规定的具备完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均可参加竞买;2、受让方受让股权后将受舍得集团章程约束,请竞买人详细了解公司相关制度和章程。

需要指出的是,五年前(2015年8月),天洋控股同样是以竞拍的方式取得沱牌集团70%股权;如今,天洋控股却又被以司法拍卖的形式出局,不禁让人唏嘘感叹。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了解到,在五年前的那次拍卖中,共有四家企业参与沱牌集团股权竞价,起始价为每股12.5元,竞拍过程十分火爆,报价次数合计达到203次。最终,天洋控股以每股23.51元的最高价格竞得沱牌集团股权,总价38.22亿元,溢价率超过88%,较评估金额溢价213%,也创下当时四川省国企混改的最高增值额纪录。

斗转星移!2020年12月31日上午10时,沱牌集团70%股权拍卖如期进行,此次股权拍卖起拍价格为39.9亿元,较天洋控股上次竞得价格(38.22亿元)略微提高。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从蓬溪县人民法院获悉,拍卖前,先后有四川省内外20余家单位咨询、查阅资料,最终,省内外3家单位报名。在当日拍卖活动中,一共经过27轮竞拍,竞买人豫园股份最终以成交价45.3亿元竞得,溢价率为13.53%,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企业职工代表、债权人等在场监督。

据外界报道,沱牌集团旗下子公司业务包括:白酒业务(持有ST舍得29.95%股权)、医药业务(持有四川太平洋药业有100%股权)、水电业务(持有四川沱牌电力开发公司100%股权)、其他少数股权投资。截至到2020年9月30日,沱牌集团总资产约43.9亿元,净资产约24.7亿元。

根据竞拍前股权结构情况显示,周政旗下天洋控股仍持有沱牌集团70%股权,而沱牌集团则持有ST舍得29.95%的股份,由此天洋控股间接持有该上市公司20.97%的股份比例。

作为沱牌集团最核心资产,自今年9月28日以来,ST舍得股价连续创下新高,从27元/股附近一路飙升至96.36元/股的历史顶峰。在12月31日早盘,ST舍得高开震荡,10点半沱牌集团股权拍卖结果出炉后,该股便迅速拉升,一度封住涨停板。截至到12月31日午间收盘时,ST舍得股价达到93.23元/股,总市值为313.4亿元,天洋控股所持股权对应的市值约为65.72亿元。

相比之下,豫园股份仅花费45.3亿元就拿下沱牌集团70%股权,可谓是拾得一个大便宜。

复星系手握三家酒类上市公司 

今日午间,豫园股份(600655)也正式发布公告,根据该上市公司发展战略,以45.3亿元的价格成功竞得沱牌集团70%股权。

比公告更敏捷的是资本市场,豫园股份成功竞得沱牌集团后,二级市场走势被注入一剂强心针。今日早盘11点,豫园股份股价被迅速拉升,临近收盘死封涨停板,股价回升到8.89元/股;要知道,该股此前股价已经连跌5个月,从12.29元/股跌到了8元/股一线。

根据天眼查显示,豫园股份控股股东为上海复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26.35%),最终实控人为郭广昌。豫园股份前身为豫园市场,1992年登陆A股市场,2001年复星成为豫园股份第一大股东,2018年豫园股份完成重大资产重组;2019年末,豫园股份公布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和职务安排,复星系黄震和石琨进入董事会,担任联席总裁职务,复星终于完成对豫园股份的绝对掌控。

当前,豫园股份业务主要包括文化商业及智慧零售、珠宝时尚、文化餐饮和食品饮料、国潮腕表、美丽健康、复合功能地产等业务板块,旗下拥有“上海”、“海鸥”手表,“老庙”黄金珠宝,“上海老饭店”、“松鹤楼”等餐饮品牌。2020年前三季度,豫园股份完成营业收入290.68亿元,同比增长4.92%;实现归母净利润15.88亿元,同比增长31.1%。

证券时报·e公司注意到,早在今年5月,金徽酒原控股股东亚特投资便与豫园股份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豫园股份以18.37亿元收购金徽酒29.9%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郭广昌成为金徽酒实控人;9月,豫园股份为进一步巩固金徽酒的控制权,斥资7.15亿元对金徽酒发起要约收购,复星系对金徽酒的持股比例由30%增至38%。

需要指出的是,豫园股份这两次收购白酒品牌存在一个共性,那就是白酒相关上市公司质地不错,均为民营大股东资金链紧张被迫出售所致。2020年前三季度,金徽酒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10.45亿元、1.59亿元;ST舍得分别实现营收和净利润则为17.63亿元和3.12亿元;两家白酒品牌企业实际经营业绩均较为稳定,且拥有一定知名度。

以舍得为例,安信证券最新研报指出,舍得位于公认优质酿酒带,酿酒环境得天独厚,厂区绿化高达98%,拥有12万余吨老酒储备。该券商表示,2019年舍得系列销售量仅5450吨,含低档酒销量为1.27万吨,而年酿酒产出也在万吨以上,看好老酒战略实施带动老酒价值重估。

相对于白酒,在目前的市场行情之下,复星系似乎不再特别中意啤酒。一直以来,青岛啤酒一直是消费者耳熟能详的国民啤酒品牌,2020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完成营收244.22亿元,同比下降1.91%,净利润为29.78亿元,同比增长15.17%,表现较为不错。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郭广昌入股青岛啤酒时的每股H股成本价约为27港元,总成本66亿港元。

12月16日晚间,青岛啤酒(600600)曾公告,复星集团于2020年12月16日减持该公司H股31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约2.27%。此次权益变动后,复星集团持有公司股份比例将由12.84%下降至10.57%。据统计,自今年9月以来,复星先后6次通过大宗交易或者集合竞价的方式,合计减持青岛啤酒3650.2万股;从2019年5月8日至今,复星集团已经累计减持青岛啤酒套现约41.03亿港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必威体育app_官网 » 卖掉青啤、改喝烈性酒 复星系45.3亿抢得沱牌集团70%股权